经典为什么能成为经典

浏览:2968   发布时间: 09月20日

《中国儿童文学百年文存》是由孙建江老师主编的大型系列丛书。《中国儿童文学百年文存寓言卷》是“文存”丛书之一,由凡夫老师主编。“文存寓言卷”精心选编了百年来100位中国作家的寓言篇,既具有比较高的文学性,又具有一定的史料性,对于我们欣赏寓言、学习寓言、研究寓言,都很有帮助。

“文存寓言卷”收入的寓言,大都堪称经典。经典为什么会成为经典?我是揣着这个问题来读这本书的。

我发现,能够进入这本书的作家,许多都具有比较深厚的文化素养和文学造诣,有的是享誉文坛的大家,有的甚至是文学巨匠。让我们看看这些名字吧:鲁迅、胡适、陶行知、陈鹤琴、郭沫若、林语堂、茅盾、郑振铎、老舍、冯雪峰、陈伯吹、张天翼、公木、艾青、陈模、严文井、金江、黄永玉、刘征、黄瑞云、金江、樊发稼、叶永烈……后来的一些寓言作家,虽然名气不如他们,但也绝对是寓坛的佼佼者者。寓言虽短,写好很难,要想写出好寓言来,要求作者必须具备丰富的生活阅历,扎实的文学功底和深厚的理论素养。我们和经典作家的差距,最重要的就差在素养和实力上。

经典作品都具有典范性、权威性和永恒性,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收入“文存寓言卷”的许多作品,大都是经过大浪淘沙而留存下来的。好多好多作品,随着时间的流逝都被人们忘记了,而这些经典作品,今天还铭刻在人们的记忆中,还在一代一代地继续流传。像鲁迅的《螃蟹》、陶行知的《乌鸦歌》、陈鹤琴的《拔萝卜》、冯雪峰《一个采白芷花的城里人》、严文井《会摇尾巴的狼》、金近的《小猫钓鱼》等等,愉悦和教育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经典寓言都有很强的艺术性,其重要的艺术特征是故事简洁,篇幅短小,寓意明确。“文存寓言篇”选编的寓言作品都很精练,言简意赅,每篇紧紧围绕一个寓意写一个故事,最多不过七八百字,无论你文化水平高低都能轻松读懂故事中蕴含的道理。经典寓言作品还有一个重要的特征是形象鲜明,比喻生动,妙趣横生。如本卷中老舍的《小白鼠》、陈伯吹的《老鼠脑袋里少根弦》、樊发稼的《猴子戴手套》、叶永烈的《小猫刮胡子》等,都把小动物写得栩栩如生,像小朋友一样呆萌可爱,借喻动物的思维和言行,让读者在会心一笑中感悟人生哲理,不自觉地就对号入座,参照自己身上的缺点,反省自己,从而不断地完善自己的修为。

经典寓言的哲理性都很强,一篇寓言蕴含的哲理深浅往往决定了该篇寓言的品位高低,好的寓言瞬间给人醍醐灌顶的感觉,并让人回味无穷。儿童文学家严文井说过:“寓言是一个魔袋,袋子很小,却能从里面取出很多东西来,甚至能取出比袋子大得多的东西。”“小故事大道理”是寓言最独特的魔力,成功的寓言都有自己的灵魂,有的揭示生活中的丑恶、人性的弱点,具有强烈的讽刺性,如黄瑞云的《陶罐和铁罐》,通过一只骄傲的铁罐告诉我们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价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要善于看到别人的长处,正视自己的短处,相互尊重,和睦相处;有的阐明深刻的哲理,侧重教育意义,如柯玉生的《寒号鸟》,通过一只懒惰的寒号鸟告诉我们不能只看眼前利益、得过且过,要用勤劳创造美好生活,做长远打算;有的讴歌真善美,褒扬美好的品质和精神,如凡夫的《荷花为什么美丽》,通过一朵美丽的红荷花告诉我们:所有美好事物的背后都有人在默默付出,你的成功离不开许多人对你的支持,人要有感恩之心;有的承载了人们的智慧和教训,浓缩了立身处事的法则,严文井老师的《会摇尾巴的狼》,通过一只狼向羊求救的过程提醒我们需要警惕坏人的伪装和甜言蜜语,时刻保持警惕之心和清醒头脑,学会乐观判断周围的人和事,不要轻易相信坏人的话。冯雪峰的《三个人爬山》、湛卢的《一只离群的蜜蜂》、林颂英的《两口井》、孙建江的《见过世面的老鼠》等作品都是非常是哲理性很强的好作品,值得我们研学。

经典寓言还具有很强的时代性。就中国古代寓言与近现代寓言而言,古代寓言故事侧重于历史人物,从民间故事、神话传说、民歌、民谚中汲取了大量素材,如《庄子》里的寓言、《世语新说》里的寓言、以及那些《鹬蚌相持》《刻舟求剑》《掩耳盗铃》《揠苗助长》《郑人买履》成语寓言等,大多被用于阐述政治哲理及人生经验,讽刺性强,成人气息浓厚。近现代中国历史风卷潮涌,此阶段以鲁迅、郑振铎、郭沫若、茅盾、冯雪峰等这批学者的寓言作品最具代表性,他们在创作主题和题材选择上都是紧密围绕当时的现实,不但起到传播新思想、批判旧传统的作用,还肩负了抗敌御辱、振兴国家的时代使命。鲁迅以《螃蟹》讽刺“同种相残”,林语堂以《大鱼和小鱼》的故事揭示:弱肉强食的时代没有平等,还有郭沫若的《大象和苍蝇》及茅盾的《以镜为鉴》等,这些寓言敢于直面现实,每个故事都折射着现实生活的美丑百态,像一把把匕首和一杆杆标枪,锋利的刃尖闪烁着咄咄逼人的寒光。寓言发展到当代,特别注重儿童情趣和儿童教育,语言更加通俗,风格更加活泼,把温情故事和教育使命相糅合,集知识性与趣味性于一体,融入当代社会元素,成为成人和儿童都喜欢读的文学体裁。20世纪中后期,寓言是儿童文学中举足轻重的一大版块。郑振铎的《虎与熊狐》、金江的《乌鸦兄弟》、黄瑞云的《被释放的猴子》、叶澍的《马上小猴》、凡夫的《两只蚂蚁》、薛贤荣的《老鼠和神灯》、钱欣葆的《破旧的小桥》等都富于浓厚的儿童文学色彩,兼具对儿童"道德启蒙"和"文学启蒙"的双重价值,受到小学语文教科书编写者的肯定,不少被选入教材,让学生在妙趣横生的小故事中汲取健康又营养的精神食粮,树立正确的三观,对成长大有裨益。

《百年百篇寓言卷》中凡夫老师精心选编的这些经典寓言作品非常具有代表性,读起来如饮一杯甘冽的清水、吸一口清新的空气、食一餐丰盛的精神食粮,让人茅塞顿开,神清气爽,心情愉悦,相信会得到所有读者的喜欢,这也是我作为寓言写作爱好者和初学者的切身读后体会,奈于才疏学浅,表达不对和不到位的地方,感谢老师们批评、指正。

陈玲

2021年9月22日

主营产品:木门,复合门,玻璃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