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12月,促使日本对新加坡发起进攻的直接原因和目的是什么?

浏览:4595   发布时间: 08月17日

引用

1941年,在外来者们看来,新加坡当时舒适而富足的物质条件显得非常不真实,甚至有些失了体统。持这种观点的包括白思华。他当时是帝国总参谋部的副总参谋长,并于19415月作为马来亚战区的总司令重返此地。三个月后,被任命为马来亚司令部总工程师的伊万,辛森也是这么想的。他之前在被围困的英国主持防御工作

不过,新加坡大多数的欧裔居民此时都在努力工作,把大部分空余时间都用来履行各项民事防御任务。《英格兰永存》是1941年唱响新加坡的主旋律,表明人们普遍感觉到英国正在为生存而战,但同时,新加坡却仍只是一个对其深为同情,也很有助益但却相距遥远的旁观者。新加坡的统治阶层因为既不相信他们的能力,也不相信他们的忠诚度,所以并不想让亚裔人群参与到防御工作中来。志愿军只招收极少量的亚裔,英国正规军更是完全将他们拒之门外。

日本关注的主要事项是,结束对华战争,并保证能从东南亚获取为达成这一目的所需的原材料19416月,日本与巴达维亚的荷兰当局就原油供应问题展开的谈判破裂,次月,美国(英国和荷兰东印度公司也紧随其后)冻结了日本的资产,掐断了它的海外贸易并停止向其供应石油。在此之前,马来亚当局为了安抚日本,对贸易限制措施执行得不是很严格,但现在一切都开始严格得到贯彻,日本因此突然就失去了半岛地区供给它的铁、铝土和船运服务。

东京方面迫使法国维希政权给它在印度支那南部提供基地,并最终获得了一个离新加坡750英里的海军基地,以及离马来亚半岛北部仅300英里的机场。白思华请求增援,但丘吉尔和英国军队的高官们都不准备把资源从激战正酣的中东战区转移到迄今为止仍只存在潜在威胁的马来亚地区。当时的新加坡和马来亚都极易受到攻击,处境非常危险。这里缺少飞机,没有战舰、航空母舰、重巡洋舰或潜艇。

这个地区想要保持安全,完全取决于继续与日本维持和平,或至少能让战争拖到1942年春天再爆发,因为援军估计那时就能抵达东方战区。虽则如此,新加坡却没有什么紧迫感和危机感,布鲁克波帕姆远东地区陆空军总司令则还在持续地向英国内阁发送充满乐观情绪的报告。1941101日,他还向伦敦方面保证:在这个时候,日本最不可能想做的事情就是发动一场针对亚洲南部的战争。

尽管马来亚与美国人和荷兰人都开展了非正式的合作,但统一的领导构架并没有形成,当局也没有作出任何尝试以精简行政,并巩固英国对马来亚的军事控制19419月,英国内阁的一名部长达夫·库珀被派往新加坡,但肩负的使命却相当含糊:调查东南亚和澳大拉西亚的各个盟国具有的多种行政形式。为了协调这里复杂的管理结构,他建议任命一名远东总司令,但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伦敦也仍然还在考虑这一建议。

新加坡当局还是很不愿意分派人手去建筑防御工事,或采取任何可能使民众情绪低落、让公众丧失信心的行动。因此,虽然辛森在194110月提议沿新加坡岛北岸建筑一组防御工事,并在新山一带加筑一圈外围工事,但其建议却被置之不理。而修筑防空洞的提议也被否决了,理由是:地下水的水位波动很大,修筑防空洞很困难。

194110月,白思华号召亚裔人群站出来与志愿军并肩奋斗,但却没有给出任何有关形势危急的暗示。同月,布鲁克波帕姆公开宣称,英国不需要美国海军的援助,并在12月初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信誓旦旦地说,日本非常惧怕英国的力量,因此不会袭击马来亚。

新加坡当局仍然试图与日本保持友好关系。日本所有的《新加坡先驱报》的代表迟至19419月时,还获准参加新闻发布会和军事示威活动。在贸易禁令断绝了日本的对外贸易之前,滞留在新加坡的日本商人也为数不少。10月初,日本官方派出一艘运输船把大约600名日商遣返回国。这个月月末,日本驻新加坡总领事鹤见健被召回了日本,但新加坡大多数的日裔摄影师、理发师和牙医还是留了下来,《新加坡先驱报》和日文的《新加坡日报》也一直坚持出版,直到战争爆发。

一直到126日,《新加坡先驱报》还在鼓吹和平能够得到拯救。这一立场被视做有利于鼓舞民众,因此受到英国当局的欢迎。但官方这种压制任何可能使民心浮动的消息或观点的政策,却让外媒驻新加坡的通讯员以及新加坡本地的记者感到不满。《马来亚论坛报》于194110月称:马来亚现在正处在半梦半醒之间那种昏昏沉沉的状态中,可以说,我们这些身在马来亚的人都还懵懂地躺在床上。

1941年夏秋之际那种充满混沌和不确定的气氛中,英国试图恰当地兼顾俄国发出的增援请求和澳大利亚就加强派驻新加坡和马来亚的军事力量提出的要求。在这一过程中,政治上的考虑取得了比战略上的考虑更优先的地位。澳大利亚人、新加坡当地的驻军官员,以及伦敦的军事首脑们都认识到,空中力量非常关键,它能阻止侵略军站稳脚跟、建立据点。

总参谋部的人建议派遣战机和由四艘旧战舰组成的小舰队前往东方,1942年初再派两艘战舰前往增援。但丘吉尔却决定把可调度的坦克和战斗机派往俄国,转派威尔士亲王号以及一艘老旧的巡洋舰驱逐号和一艘航空母舰前往新加坡。威尔士亲王号是当时最先进的战舰,行动迅速,被昵称为永不沉没号,堪称是英国皇家海军的骄傲。这位首相确信,它具有的威慑力能让日本人选择和平,而且将同时让各方暗暗感到恐惧和威胁

丘吉尔的这一决策罔顾了所有专家的建议,其中包括第一海务大臣、海军上将汤姆·菲利普斯爵士菲利普斯爵士其后将出任东方舰队的总司令。战局的发展证明,丘吉尔的决策是错误的。新型的现代飓风战斗机本来能在新加坡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在俄国战场上却毫无用处。威尔士亲王号对日本也没有起到震慑作用,其时,日方已经认定,无休止的外交争论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应该积极备战了。

1941年初,在中国战场上已久经历练的辻政信大佐得到一小笔经费,受命率领在台湾的南方军事研究所的一队研究人员,开始调查关于丛林作战的事宜。两名曾经在19409月前往马来亚的日军高级军官起草了一份报告呈递给辻政信。他们建议,对新加坡的进攻务必要从北部发起,还指出,英国在马来亚的空军力量严重不足,而且现有战机也十分老旧。

正如白思华和多比曾经敏锐指出的,辻政信很快认识到,正面进攻新加坡的可行性非常小,但它的后门却始终敞开着。而且他也发觉英国的种种宣传最终愚弄的只是本国的民众。辻政信以极大的热情和魄力接受了受指派的任务。他面临的挑战非常巨大,因为日军此前并无丛林作战的经验那些习惯于在寒冷的气候条件下作战的士兵必须重新得到训练以面对热带的新环境,而他们在中国战场上使用过的装甲车,到了这里都得装上大轮子。

日军在曼谷建立了一个由藤原岩市少佐主管的谍报中心,在战争爆发前的三个月内,他们派出了一批精通马来语、英语、广东话或客家话的间谍前往新加坡和马来亚收集情报,并在驻马来亚北部的印度军队中搅起事端。

日本的主要长期作战计划是准备进攻苏联直到19419月,日本内阁才决定,如果试图说服美国取消经济制裁的谈判失败,就集中力量向南方发动一场进攻194110月,内阁里的温和派辞职,激进的东条英机出任首相。次月初,日本确定发动进攻。日方并不奢望全面取得胜利,只想迫使美国和英国妥协议和,以保证它在此地能继续获得对华战争所需的各种资源。

日本的第二十五军是专为入侵马来亚而匆忙组建起来的。领导它的是山下奉文中将。山下奉文可能是日本最有才干的将领,他与东条英机年龄相仿,两人之间存在竞争关系。就在不久前,他率领日本的军事使团到德国和意大利考察了六个月。在这次考察中,虽然对希特勒的印象不怎么样),但德国军队的专业化程度却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回到东京后,山下奉文积极推动对军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而在马来亚战役中,他把自己在德国学到的大多数东西都付诸实践。他注重细节,强调精确的策略谋划,全然不理会那些强调精神力量更甚于物质实力的人的谬论派给山下的师团本来有四个,但他只打算动用三个,因为他知道,当他的供应线从国内向南扩展后,只能支持这么多人的需求。第二十五军包括帝国卫队、久经沙场的第十八师团和作战经验丰富的王牌部队第五师团这是日军中数一数二的队伍。

侵略军共计有2.6万人,其中1.73万的作战部队可以马上投入战斗。只要在最初的登陆战中得到足够的海上和空中掩护,山下对赢得胜利信心十足。颇有能力的铃木宗作担任山下的总参谋长,而辻政信则是战略策划部门的负责人。除了帝国卫队的司令官西村琢磨外,其他将领都很快被山下奉文的强势性格所折服。山下很快就赢得了手下将领的尊重,军中上下把他当做英雄来尊奉。

与此同时,达夫·库珀、布鲁克波帕姆和其他英国领导人仍然相信,日本将进攻苏联,因此肯定不会在东北季风时节入侵马来亚。他们相当肯定地认为,日军在进行了多年的对华战争后,已经是疲劳之师,他们的士兵已筋疲力尽,他们的战机也已破旧不堪。

1941122日,威尔士亲王号和驱逐号风光地溯柔佛海峡而上,进入新加坡的海军基地,这一景象让新加坡人大感安心。总督布鲁克波帕姆、白思华、达夫·库珀,以及当地空军和海军的负责人,还有其他上流社会人士纷纷到基地迎接它们的来临,整个海军基地就犹如军舰开放日时的朴次茅斯。按达夫·库珀的话来说,这两艘战舰传递了一种绝对安全的感觉

12月第一个星期接近尾声时,新加坡的气氛是充满希望,生气勃勃的。军人们被召回军中待命,水手被召回船上忙碌起来,海军基地里实行灯火管制。但城镇地区却没有采取类似的警戒措施。日本的进攻竟会如此迅速而强劲,它的战机如此高效,它的士兵们如此士气高昂,对于这一切,无论是民政还是军政当局,都有些出乎意料。

结语

日本人知道,取胜的关键在于突然袭击,从而让美国的太平洋舰队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就瘫痪,使己方牢牢地在马来半岛上登陆立足。他们也的确贯彻了这一战略思想。在127日夜至8日凌晨(马来亚时间)的短短几个小时里,日军摧毁了美国驻扎在珍珠港的舰队,入侵香港和菲律宾,在泰国南部宋卡府登陆,并以北大年和哥打巴鲁为辅助登陆地点,还对新加坡进行了第一次轰炸

主营产品:木门,复合门,玻璃门